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丝袜淫色乱伦 > 丝袜操逼
    原本扶在玫玲要上的手开始慢慢下滑,最后停留在玫玲浑圆的臀部上。隔着光滑的旗袍面料开始抚摸起来。而玫玲竟然也没有反抗,还微微向王军利身上靠了靠,一对高耸的乳峰不经意的碰在王军利的臂膀上,让王军利一下子就有了反映,只觉得下身一阵发紧,那条已经被束缚了很久的大肉棒仿佛要突破所有的障碍冲出来一样。由于两个人离得太近,玫玲也感受到了王军利身体上的变化,不禁芳心大乱,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轻呼了一声“王先生……”王军利趁势将她的纤腰一把搂住,俯身去吻玫玲的嘴唇。玫玲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等她回过神来,樱桃小口已经被攻陷了。同时,王军利的左手也没有闲着,顺着玫玲的脖颈一直摸到那对柔软的乳峰上。不停的揉搓玩弄,虽然隔着旗袍和胸罩,但玫玲仍然可以感到巨大的快感。在王军利上中下几路夹攻之下,玫玲既舒服又有些尴尬,还伴着一种莫名的兴奋。不过,理智告诉玫玲,舞池当中虽然光线很暗但毕竟是公众场合,如果再这么下去实在太不像话。于是,她用急促的声音告诫王军利:

    “王先生,你快停下,会被人看见的”

    王军利正在得手哪肯放过这到嘴的美味。玫玲无奈,只好行缓兵之计。

    “军利,别这样,这里人多,我们不如到你的房间去。”

    王军利一听这话才放松了手。两人携手揽腕出了舞池坐电梯到了王军利住的楼层。刚刚走进房间把门关上王军利就一把将玫玲抱住吻了起来。玫玲挣了几下,可她哪有王军利力大,只得半推半就。不承想,这王军利是情场老手,接吻的技术尤是高超。一条巧舌缠住玫玲的舌头百般缠绵。这玫玲本就是个性欲极强的少妇,又加多日的不到丈夫的滋润,早已是欲火焚身,更何况多日来与王军利朝夕相处,早被他温文尔雅的谈吐和一幅小白脸给迷住了。刚开始时虽有些反抗的举动,也不过是欲擒故纵的伎俩,免得被王军利看低了。现如今,一男一女干柴烈火,如何还能把持得住。两人从门厅一路狂吻,在王军利的引导和胁迫下来到了卧室的门口。王军利此时已经完全不能自已,一下抱起玫玲来到床边,两个人一起摔进了宽大的席梦思里。一双高跟鞋也胡乱的散落在了地上。

    王军利把玫玲压在身下,在玫玲身上不断的抚摸。从胸部到小腹,接着手又从旗袍的开气伸了进去。在玫玲那裹着一层薄薄丝袜的丰满修长的大腿上爱抚着。玫玲被他这一连串的进攻弄得娇喘连连,感觉王军利的手是那么温柔而有力,在自己大腿上每一次的触摸都会产生莫名的快感。玫玲也不甘示弱,一双玉手直袭王军利两腿之间那个鼓起老高的部位。一只手解开裤子的拉链穿过内裤向里一摸不禁让玫玲倒吸了一口凉气。玫玲也算是见过些世面的,而且丈夫世平的阳具本就是个罕见的大家伙,可这王军利胯下的东西还是让玫玲大吃一惊。论长度足有九寸长,这还不算出奇,关键是粗度,简直和成年男人的小臂不相上下。握在手里就如烧红的铁棒滚烫撩人,还一跳一跳的。特别是那个硕大的龟头,比鸡蛋还大两圈。玫玲心下暗忖,想不到王军利外表像个白面书生,却有如此健硕的家伙。自己的阴道虽然也见过些阵仗,可如此凶悍的却还是第一次,恐怕是难以承受。越想越怕不觉握住王军利阳具的手都有些发抖。

    王军利此时已经揭开了玫玲的旗袍,里面是一套贴身的真丝白色中式无袖衬衣和仅过大腿根的紧身衬裤。丰满窈窕的身段尽显无遗。王军利看在眼里更是性欲勃发,扯开自己的裤子和衬衣,又三下两下脱掉内裤,赤身裸体的向玫玲身上压过来。玫玲拢目光朝王军利下身一扫,发现那下面阴毛不很茂盛,一条又白有大的阳具长了下没有一尺也差不多,青筋暴跳,宛如要吃人的怪兽一般。玫玲心里又是怕又是爱,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王军利已经把玫玲压在身下,伸出手来粗暴的解开她内衣的扣子,紧身衬裤也被剥了下来。此时的玫玲身上只剩了一套紫色的三点式内衣和一条薄薄的连裤袜。玫玲似乎出于本能,无力的反抗着,嘴里一边说着:“王先生,你不能这样,我是有丈夫的……”不等她说完,王军利就紧紧吻住了她的朱唇,玫玲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彻底崩溃,瘫软在了王军利的怀里,任他轻薄

    王军利此事已经为怀中的美人而疯狂了。他一面狂吻着玫玲的樱唇,一面伸手去撕扯裹着她那修长双腿的丝袜。丝袜被撕破了,凌乱的挂在玫玲雪白丰满的大腿上。紧接着,王军利开始进攻玫玲的内裤。那是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t形内裤,两条细细的丝带挂在玫玲的胯上。由于裤裆实在太窄,许多阴毛不安分的露了出来。王军利隔着那薄薄的面料用三个手指玩弄着玫玲的阴唇。此时的玫玲已经神志不清,只觉得下身阵阵舒服,一股股热浪从阴道中涌来。手也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那条阳具。王军利兽性勃发,一下扯断了内裤的丝带,玫玲的下身顿时一览无遗的暴露在男人的面前。玫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可是为时已晚。只见平时温文尔雅的王军利如出笼的猛兽一般,以便狂吻着玫玲,一边粗暴的掰开了玫玲粉嫩的大腿,挺起那条一尺有余的巨大阳物向玫玲的禁地发起了猛攻。尽管玫玲的下身已经充分潮湿,可王军利的尺寸对于她来说还是太大了。尤其是那个涨大了的龟头,就像小孩儿的拳头一样,玫玲知道这一关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与其反抗,倒不如放松下来享受这一切。这么想着,她不由得主动分开了双腿,尽量使自己的阴户张开来接受王军利的冲击。王军利感觉到了玫玲的变化,借着玫玲松开双腿的空当,把一个大龟头伸进了玫玲紧窄的肉缝里。尽管玫玲已经把腿张到了最大,可毕竟王军利的阳物太过粗大,光是一个龟头就已经让她吃不消了。只觉得下身被一个又粗又热的东西侵入了进来,胀痛难耐。

    “哦!你慢一点……你……哦,实在是太大了。”

    “小骚货,你难道不喜欢吗?越大你不是觉得越爽吗?”

    “可是……哦……好烫呀!”

    伴随着玫玲的阵阵呻吟,王军利腰一用力把整个龟头顶了进去。玫玲觉得整个下身好似被钉进了一根柱子,仿佛第一次被丈夫破处时一般疼痛难忍。可王军利根本没有一点儿怜香惜玉的意思,自顾一路冲锋陷阵,不等身下的玫玲缓过一口起来就把大半支阴茎插了进去。他觉得玫玲的阴道又湿滑又紧凑,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阳具。

    随着王军利的不断深入和摩擦,玫玲的下体分泌出更多的淫液,使得阴道逐渐适应了王军利那巨大的生殖器。王军利开始还觉得有些干涩,慢慢的越来越感到润滑,于是加大了力度,把阳具齐根插了进去。玫玲顿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充实感,不由得夹紧了双腿,并轻提粉臀迎合着王军利的抽插。玫玲的配合令王军利激情勃发,展开了九浅一深的功夫,直弄得玫玲花枝乱颤,一双飘荡着已经被撕扯得丝丝缕缕的丝袜的小腿伸到了王军利的背后缠绕在他的腰上。王军利知道玫玲已经近乎忘情,于是加紧了进攻的速度。又抽插了大约100下,玫玲只觉脑中一片空白,达到了久违的高潮。她感到四肢轻飘飘的,整个人仿佛都飞了起来。下面的花蕊里也喷射出一股阴精,冲刷着王军利那巨大的龟头。王军利并没有停歇,而是愈战愈勇,更加卖力起来。可怜玫玲一波高潮还没有结束,就被另一波高潮又带到了风口浪尖上……

    就这样,玫玲被奸得连续出现了4次高潮王军利才稍微给了她一些喘息的机会。满满的抽出了他那沾满粘液的阳具此时的玫玲已然筋疲力尽,浑身酸软,无力的依偎在王军利的怀中可惜,王军利并没有就此放过玫玲的意思。他搬起玫玲的右腿扛在肩上,挺起胯下的凶器对准玫玲的小穴插了进去。玫玲刚觉得下面有些松快却又遭到如此摧残哪里受得了只觉得下面又烧又痛,还伴随着一种说不出快感,真可谓悲喜交加,险些昏了过去。本想制止王军利,怎耐下面正舒服的紧,而且刚才的高潮已经让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只得任王军利在自己身上驰骋奸淫。王军利一只手抚弄着玫玲还裹着丝袜的美腿,一只手抓住玫玲丰腴的胸部揉搓着,下面更是紧锣密鼓丝毫不曾放松。被他这样上下夹击玫玲如果能够抵挡,抽了不到50下就又飞上了天。王军利被她下面的阴精一烫,只觉精神百倍又猛抽了3,4百抽,只觉玫玲的小穴一场绵软,不停蠕动宛如一张小嘴,紧紧咬住自己的龟头,不停吮吸。本想再奸淫几百下,无奈龟头奇痒,自知再也坚持不住,忽然感觉腰部一阵酸麻,下面就如开了闸的洪水般,把那无数子孙射进了玫玲的温柔乡中。玫玲是有经验的少妇,虽然意识已有些模糊,但仍感到王军利的阳具突然暴涨,直到他快不行了。忽然想到自己这几天正在危  险期,想让他赶快推出去,可惜哪还有力气说话。随着王军利的发射,玫玲便又达到了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的高潮……

    抱歉,最近有事不能天天更新,不过保证只要更新绝对不敷衍!手中还有推荐票的,就给一票吧,谢谢,本书不断更,所以放心收藏。

    交流群,163350156最好女人进来,男人满!你懂得,不解释,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