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七十四章 我涅槃时

第七十四章 我涅槃时

    荒芜的土地上矗立着十几颗红通通的肉球,当中堆满了杂物。在“福音”的腐蚀下,有的已经不剩下多少,像融化殆尽的草莓冰淇淋雪球,有的形状还算健全。

    李阎环绕这些肉球溜达了很久,个人印记塞得满满当当。此时头顶牟尼的金身消融殆尽,几乎只剩下半副骨架,不需要多久,牟尼就要同黑袍皇帝的福音“同在”了。

    忽然,牟尼睁开了眼睛,李阎吓了一跳,可他很快发现,牟尼的双眼并无神采,它哇地一声,一道氤氲着五彩的长虹从他口中喷射出来,所过之处,连猖獗的黑袍皇帝也为之溃散。

    好半天,五彩长虹落地,被狂躁的黑袍皇帝淹没,这物件儿的体积并不大,即便是传说的品质,也该被融了才对,可那物件却纹丝未变。

    李阎兴趣大起,用惊鸿一瞥透过蒸汽,那物件圆鼓鼓,黄澄澄,上面还有横竖交错的齿痕。

    【???】

    类别:???

    品质:???

    本无之血酬:沾染思凡主被肢解时的血液,因此诞生出独立的意识。

    备注:牟尼的本相俗名打狗饼,是祭奠死者的阴食,家属用面粉、葛针和头发制作的面饼,放置在死者衣袖内,黄泉路上时常有野狗出没,遇到时扔给一个面饼.因饼内有葛针、头发之类,不好消化,野狗便不再尾随了。

    “难怪怕狗,还这么贪吃。”

    李阎想也不想伸手去拿,没想到自己刚拿起面饼,脑海中骤然爆发出激烈的轰鸣,姑获鸟,无支祁,云中君这神庭三相纷纷躁动。

    李阎一时吃痛,手上一松,这面饼跌落过程中,凭空伸出一只穿藏青色僧袍的白净手掌来接住了面饼,那手初时是极慢的,李阎远遁而走,这手掌也不追,反而迎风长大,直奔牟尼而去,一个爆栗砸在牟尼头上。

    “诸法无我实非无我,何者是我?是法是实是真是常是主,是依性不变易者,是名为我!是故嚏出尸神虫,无我相,无本无相,无波旬相,醒!”

    不知从何而来的一声暴喝,天地顿时遍布蛛网裂痕。整个风水界为之崩裂,碎裂的天空玻璃片似的一块又一块砸落。

    牟尼脑袋重重挨了一下,豁然打了个喷嚏,只见一道人影哀嚎着从他的鼻孔飞了出来,不是貘却是何人?

    摔在地上的貘像一个皮球一样三滚两滚,李阎见机得快,一把把貘扥上了鹈鹕的背,没叫黑袍皇帝化了他。

    这胖子口鼻溢血,嘴里还叫着:“我跟你说,这次我头功,你都捡到什么了?我要两成不过分吧?!”

    “能逃出去再说。”

    鹈鹕左右避过掉落的风水界碎片,周遭的景色一点点被月明星稀的海滩码头代替,他们正在回到现世!

    另一边,一个喷嚏打出了貘的牟尼悠悠转醒。神色平和,目光澄净,至于那神秘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饿!

    牟尼只觉得天旋地转,从未有过这般虚弱。原来受困的色空,吃不尽的鲲鹏羽毛,都是一场幻梦,此刻他不仅把一年多以来吃过的美味吐出去大半,连本相也被诓骗丢了。

    他余光瞥见鹈鹕背上的李阎和貘,自己却动弹不得,原来此刻自己的金身已经被黑袍皇帝的福音腐蚀干净,自己只剩下一颗头颅!

    而罪魁祸首,那些黏稠的血色蒸汽还在不依不饶地围绕着自己,腐蚀着自己。

    生死关头,牟尼脸上却毫无愤怒之色,只是诵道:“吾涅盘后,法欲灭时,五逆浊世,魔道兴盛。”

    话罢,牟尼头上生出朵朵黑莲,一开一合,便纳入了无数安博塔火山菌,牟尼脖颈下面更是生出无数血肉白骨,要重塑金身。

    “不好!这魔物升仙了!”

    章仲山急得要抽自己嘴巴。

    心劫一起,要么升仙,要么焚死,此刻魔物苏醒,又诵念涅槃经,章仲山当然以为牟尼升仙,已经臻至五方老之境。

    “不对,一无仙根,二无法螺,这不是升仙。”

    还是文俊沉得住气:“有人强行打醒了这魔物,心劫火已起,他一时半刻就是升了仙,也是死路一条。”

    果不其然,牟尼突然咳嗽一声,七孔一齐喷出黑火,脖子下新长的血肉更是一焚即坏,再无动静。

    牟尼高声再念:“魔作沙门,坏乱吾道,着俗衣裳,乐好袈裟五色之服,饮酒噉肉、杀生贪味,无有慈心。”

    他头顶的黑莲高涨,千万朵黑莲几乎风卷残云一般,瞬间吞噬了方才还不可一世的黑袍皇帝。

    貘看的真切,急忙高声道:“狗食!你还认得我么?”

    牟尼眼皮略一波动,强撑着不睁眼。

    貘捏着嗓子,居然做出色空的声音:“死狗食,臭狗食,你看什么?你快吐啊!”

    牟尼终于忍不住睁眼,见到鹈鹕背上那胖子搔首弄姿,忍不住无名火起,刚要开口,只听腾地一声,黑色心火点燃了他整颗头颅,牟尼哀嚎出声,在火焰中翻滚挣扎。

    貘正洋洋得意,回过头才发现,李阎正用一种极为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我和他……”

    “你不用解释。”李阎连连摆手打断了貘。

    “喂,我这都是为了阎昭会!这件事你可别到处乱说啊。”

    情急之下,他去抓李阎的手,李阎急忙挣脱:“你放心,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过来。别碰我。”

    这会儿功夫,风水界已经散尽了,鹈鹕化作纷飞的黄纸,中间露出叶诗茹的人身来,三人还在大澳村的海滩边,暴雨大作,狂风不止。

    心火焚身的牟尼哀嚎着滚入海水当中,可那黑火与海水格格不入,两相无碍,依旧熊熊燃烧着牟尼的皮肉骨骼,一直沉入海底……

    “这下它是死是活?”

    叶诗茹心存余悸。

    海水中有些许的猩红蒸汽逸散,李阎见状也顾不上和貘打招呼,整个人化作一小团摄魂水扑了过去,把幸存的一点安博塔火山菌包裹起来,才化成人形。

    李阎脸色苍白,晃了晃险些没站稳。

    安博塔几乎无物不化,放任不管,只需一两天整个港土就会变成一片红海,就算果实脱落,茱蒂也还要在这片土地度过余生,李阎不可能放任不管。

    不过李阎也撑不了太久,稳定这位完全活化的黑袍皇帝可不轻松,就算数量不多,㛑会持续消耗他神庭的觉醒度乃至寿命。现在只希望赵先生能尽快料理了色空,请他出手来解决这些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