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六章 分红
    秋冬时节,些许脆黄的叶片打着转儿从银杏树上落下,飘到武山的肩膀上。

    “他没有再说别的?”

    “没有。”武山想了想,又补充道:“我觉得他还是很尊敬你的。”

    “应该叫敬而远之。”

    詹启明和武山两个人坐在银杏树的石椅上。下课的同学们夹着课本来往,偶尔从两人身边经过。

    “他很有本领,也很有运气。不过人各有志。他不愿意亲近我。那就算啦。”

    詹启明盯着武山:“我考考你罢。”

    他顿了顿:“无论干什么事情,都不能忘了大气候,不能忘了时间,地点,这包括年轻人的造反和抗上。这句话的出处是什么?”

    武山摇了摇头,他没弄懂詹跃明的意思。

    “是话剧《哗变》。我几年前去北京开会还看过一次。主演换了,演的不如以前好啦。”

    绝大多数时候,詹启明显得平和,知性,谈吐大方。如果有人针锋相对,他总能充当和稀泥,和事老的角色。但一些特定的场合,他也爱卖弄,爱强调自己对某些事物的独到见解。也就是俗称的好为人师。

    武山很了解詹启明的性格,也知道他现在只需要沉默就好,他的性格向来是不喜欢这种打机锋,绕圈子的讲话方式的。但是没有办法,他必须尊敬自己的老师。

    詹启明,介主詹跃进。

    “这次你拿回真君五皂,再去和春浩打一次,看看差距。”

    武山点点头。

    詹跃进想了想,又问:“我给你半年时间,要求你打败庞春浩。你有信心么?”

    武山有些错愕:“半年,春浩师兄没准要晋升六司了吧?”

    “有信心么?”

    武山下意识坐直了身子:“有。”

    詹跃进拍了拍武山的肩膀,又叹了口气:“春浩是个好孩子。可他让我失望了一次又一次。上次阎昭会,我拿两百零六件最顶尖的炼宝为他换骨。每一件都强过你的真君五皂,本来指望他能打赢杨狰,到时候,我会力荐他进阎昭会二席。可是……”

    詹跃进一拍大腿:“他进阎昭会已经不短的时间了。我直说吧,就算他能进二席,也达不到我对他的要求。凛冬和七国已经全面开放了。新鲜血液会不断地涌上来。你可要加把劲。赵剑中这次从思凡手上找回了天魔王波旬的传承。我会买下来,一年之后? 它将属于我最优秀的学生。”

    武山眨巴眨巴眼:“我明白了? 老师。”

    ……

    铛铛铛~

    昭心拿筷子敲着酒杯:“眼瞅都中午了,我中午饭还没吃呢。”

    “等人齐。你吃根冰棍顶一顶。”

    李阎递给昭心一个塑料袋? 里面是各种颜色的冰棍。

    之前约好了说周末一齐? 把牟尼吐出来的战利品分干净。约在李阎盘下来要开酒吧的铺子里,昭心住得近? 她是最早到的。

    “诶我说,你这儿什么时候开张啊?我给你来捧场啊。”

    昭心一眼就看见李阎摆在中间的兵器博物架了。她拿牙齿咬着白糖冰棍? 拿起博物架上的宝剑? 仓朗朗抽了出来,一边说,嘴里一边儿往外喷凉气。

    剑身寒光潋滟,看得昭心爱不释手。

    “嘿? 不好意思? 我这儿不招待未成年人。”

    李阎把剑从昭心手里夺了回来,重新摆好。他进阎浮这些年,积攒下不少零碎儿,大用场排不上,但摆起来装点门面还可以。

    “不行? 我得加个玻璃柜子,装个结实的? 这要有人打架,拿起来就砍还得了?”

    李阎盘算着? 要添多少桌椅,墙上怎么设计? 尺寸怎么摆合适。门口有人敲门。

    来的是貘和任尼。

    “坐? 坐。”昭心摆手打着招呼:“你们两个怎么一起来的?”

    “他俩一直挺熟的。”李阎搬了一箱啤酒过来:“任尼还是极乐会的会员呢。”

    任尼干咳两声:“大阎哥? 这事就别往外说了吧。”

    “行,行,不说。”李阎开了一瓶啤酒,推到貘面前:“怎么样,真打算退了?”

    他打量着貘。说起来,貘对李阎有知遇之恩,可几次见面,貘都摆出一副很难让人生出尊敬之情的油腻面貌。李阎心底对貘是非常感激的,但实在没什么机会能让他表达出来。

    不过这次不同,或许是因为刮了胡子,又换上一身体面的衣服。貘看上去很沉静,甚至有些忧郁的气质。只要李阎催眠自己忘掉他拿捏色空腔调的样子,眼前的人还是非常正经的。

    “嗯,退了。”貘倚着沙发椅:“辛伯达航海七次,满载而归。我这就是第七次了。再出海就是找死。”

    “敬你。”

    两个人的啤酒瓶碰在一起。

    “你考虑过么?”

    貘突然问。

    “我?”

    李阎笑出了一个深深的酒窝:“我喜欢大海,我会死在海上。”

    “不好意思,我们是不是迟到了?”

    万蝶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雨师妾却不紧不慢,身边还带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姑娘。

    “刚刚好,这位是?”

    李阎问那个陌生的女孩,其实他认出这是虎牙楼那次,和杨狰在一起的女孩。

    “你好,我们见过面,我叫白灵,是杨狰的朋友。他这次来不了,所以才让我来,和大家打个招呼。”

    “你好,坐。”

    雨师妾把一部扉页印有钟塔纹路的黑皮书塞到李阎怀里,自己找位置坐下了。

    “送你的。”

    “这是什么?”李阎一边说,一边打开,发现里面是一层一层,向内凹陷的夹层,每页大概有四格,每个格子里放着一小瓶金色液体和一颗黑色芯片。格子附有文字说明,李阎打开那一格,正好看到超感雅克的字样。

    “大本钟研究院目前关于天命雅克图谱,所有的血肉样本和研究资料。你早晚用的上。”

    李阎把弄了一会儿,笑着问:“你从哪弄到的?”

    “当初苏灵还不是十主,他拉了一群人开拓凛冬药剂,其中就有我。我在大本钟,多少也还有点股份。”

    “谢谢。”李阎正色道:“你帮了我大忙。”

    “别扯那个没用的了。”

    雨师妾搓了搓手,神色也兴奋起来:“我要几颗佛头果核,其他的你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