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瓷界无痕 > 第50章 冬雨(五)

第50章 冬雨(五)

    经过一整夜雨水的洗礼,暮尘被冲洗得干干净净,树叶与花草有了春的迹象,生命的绿色勃然奋进。

    叶薇从销售部获得的订单上并没有找到《月下春归燕》这个单子,那程晨在画室里描摹这幅图的用意是什么呢?难道真像她所说的练手?这幅图很重要吗?叶薇不懂画,所以她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下午她又找了个时间去了趟腰线车间,她在车间里并没有找到程晨的影子,听下面的员工说,她去了研发中心。借着这个档口,叶薇重新打开了画室,原本昨天还在的这些燕子图全没啦,地上、桌子上换成了玫瑰花,而玫瑰花的造型也很独特,似乎组成了一幅似曾相识的人脸,可她刚要仔细辨别时,程晨推开了房门。

    “叶部长,你来了也不说一声,叫我们慢待你啦。”程晨说话间,把目光往画室的这些玫瑰花上扫去,她不动声色的又瞧了瞧叶薇,最后确定她没瞧出什么名堂来,这才放心的走上去恢复到以前的热情。

    “程主任,忙啥呢?”叶薇对于她口中的尊称回应了一次。

    “没忙啥,就是到研发中心去看了看他们设计的花片。”

    “看来是业务繁忙啊。”

    “哪有你忙。”

    “程主任,最近工人的情绪好像有些不对,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

    “这一段时间老是加班,可能是太疲累了。”

    “程主任,你们车间全是手工活,一定要注意劳逸结合。”

    “没办法,我们这是有单子就做,不像其他车间天天都是固定的活。闲起来无聊,忙起来要死,性质不一样。”

    “这个问题公司也觉得头疼,所以你肩上责任就很大。管理管理,既要严管也要梳理,严抓劳动纪律,梳理他们的紧张情绪。”

    “这些我都知道,只是操作起来相对烦琐,员工的情绪波动也蛮大,所以有时候我采取的放松式管理,让他们尽量觉得舒心。”

    “这话没毛病,反正是摸着石头过河,边做边修正吧。”

    “谨遵叶部长教诲。”

    “别一口一口叶部长,这样叫得生分了。”

    “也是,你叫我程主任我也不怎么习惯,这样吧,没人的时候,咱们还是按以前的叫法相称,怎么样?”

    “好啊。就如此执行。”

    两人对望一眼,相互一笑。

    也就在笑容刚刚展露的时候,车间里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吵闹声,二人赶紧朝众人围聚的地方跑去。只见一个三十七八的女工直直的躺在了地上,她双目微闭,口悬白沫,脸色像死灰一样惨白。

    “怎么回事?”程晨忙向四周的员工打探道。

    “周姐忙完了印花又去堆釉,刚在转运过程中就莫名其妙的一个扑地摔倒在这。”周边一个年纪较小的女工回应道。

    “别问了,赶紧将她送到对面的玉新诊所去。”叶薇招呼众人帮忙。

    一众人等将倒地的女工搀扶起来径直往玉新诊所跑去。门口的保安早将这个消息汇报到了邓琳琳那里。邓琳琳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朝玉新诊所走去。

    “阿姨,刚才的病人怎么样啦?”邓琳琳一进诊所就火燎火急的问道。

    “没啥大碍,多休息休息就好啦。”婷婷妈忙活了一阵子,这才有空闲时间坐下来喝口水。

    “真没事?”邓琳琳睁大眼睛露出有些难以置信的表情。

    婷婷妈瞪了她一眼,说道:“能有什么事?就是低血糖,脑袋缺氧,摔了一跤而已,改善改善伙食就想啦。还有劳动强度太大了,人有些虚脱,补充一些人体必需的糖分就可以了。”

    “哦。”邓琳琳若有所悟的点点头,末了再一次谢谢了婷婷妈。

    程晨在确认了病人没事的情况下和叶薇一起返回了工厂。

    邓琳琳让采购买来了一个专属的电饭煲配发给腰线车间,当然还配有了一些枸杞红枣莲米以及生姜红糖等。

    腰线车间特有的福利待遇让其他车间的员工产生了羡慕与嫉妒,每有机会闲聊都会谈及此事,尤其是原料车间的工人天天抱怨,我们这除了尘土就是泥,我们的肺受不了啊。叶薇在基层中收集到这个讯息,将此反馈到邓琳琳那里,邓琳琳随即安排食堂下午3点提供银耳百合汤、荸荠雪梨汤等甜品以助食疗。同时,让食堂在配菜过程中多以萝卜、白菜、椰菜花、洋菰为主。员工的福利相对的有了提高,工人之间的怨言也渐渐地少了,躁动的陵康又恢复到原本平静的祥和氛围。

    “琳琳,这一段时间搞得不错呀,能把怨声转化为拥护的声音,厉害!”李鸿飞来到邓琳琳的办公室里第一句话就是表扬。

    “我只是做了自己分内的事,我们虽然不是国营企业,可职工的一些基本福利还是要跟上的。力求做到,让每一个陵康人都能安心的在这里上班,在这里工作的人都舒心愉快。”

    “看来你的格局又大了一点。”

    “我虽个头小点,可我的心胸却不小。”

    “胸怀天下,母仪陵康。”

    “瞧你这说的。”

    “嘿嘿!”两人傻乐了一阵,接着探讨了新车间扩建的事。

    “你打算让刘凯来建车间?”

    “对呀,成本价。”

    “钱赚不赚没啥,我要的是百年企业的根基。”

    “这点你放心,他敢偷工减料我就让他体无完肤。”

    “你还不如说死无葬身之地还好听一点。”

    “就这意思,不过人不能太狠了,还是留一线希望好。”

    “你就嘚瑟吧。”

    “不是嘚瑟,是原则。”

    “那就找你说得,对了价格便宜了材料不会反抠吧?”

    “这点你放心,他不是这样的人。”

    “行,就依你。我不希望像二期工程那样掉链子。”

    “不会。”李鸿飞恳切的点了点头。

    “还是老规矩,翻年就开工。”

    “行,我把工期整理一下,顺便你把合同跟他签了。”

    “嗯。”

    两人合计一番把工期和合同整理出来,而后打电话把刘凯叫了过来。

    刘凯开着新买的凯迪拉克朝着陵康公司的方向一路狂奔。

    “大飞哥,邓总。”刘凯一进办公室就热情地跨上去与之握手。

    “坐。”李鸿飞招呼着他,顺便给他泡了杯铁观音。

    刘凯接过茶杯礼貌性的饮了一口。

    “刘总,这次叫你过来是建三期的事。”邓琳琳作为陵康公司的当家人自然要开口说话。

    “邓总,这件事大飞哥曾经给我透露过,我这人很简单,不赚你们的钱,但前提是你们也不能让我亏钱。工程质量的事你们尽管放心,决不会出现偷工减料的事。”刘凯开门见山的说出了他的意见。

    “刘总,我知道你和李总的关系比较铁,所以我也不啰嗦,工期四个月,你得按质保量的完成工期,以免影响我的后期计划。”邓琳琳一板一眼的恢复到女强人的角色。

    “没问题,一切按照你们的要求来做。”刘凯爽快的答应了。

    “空口无凭,咱们关系归关系,程序还是要走的,这里的合同你先看一看,如果没有什么异议,我们就把它敲定。”邓琳琳十分得体的从桌面上拿起了那份准备好的合同递给了刘凯。

    刘凯粗略的看了一遍,而后快速的拿起签字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邓琳琳也在合同上签上了她的大名。

    这时,站在一旁的李鸿飞早已备好了三杯红酒,一人一杯,表示合作愉快。

    饮酒间,李鸿飞问刘凯:“房产的事怎么样啦?”

    “三期楼盘全部售罄。”刘凯喜滋滋的笑道。

    “厉害。接下来,你算是在果城房地产界出名了。”李鸿飞赞道。

    “没有你的支持,我哪里能在果城博位鳌头?大飞哥,谢谢你。”刘凯说着,声情并茂的鞠了一躬。

    邓琳琳见二人说着漫步天际的话,自己疑惑的看了看他俩。

    “你们之间还有其他业务?”于是,她惊讶的问道。

    “没有,没有。”李鸿飞赶紧给刘凯使个眼神,刘凯打着哈哈把话岔开。

    “二位老总,我就不打扰你们啦,我先行一步。”刘凯心中暗想,这李鸿飞怎么回事,把投资的事还瞒着掩着吗?

    “好,改天请你吃饭。”李鸿飞虚掩一枪,成功的把刚才的事给掩了过去。

    邓琳琳没有多想,合着李鸿飞的节拍将刘凯送到了办公室的门口,李鸿飞则借机跟刘凯溜下楼去。

    “大飞哥,幸好你及时阻止,要不然我就顺溜着露馅啦。”

    “这事暂时不能让她知道,不然她又会找我麻烦了。”

    “什么麻烦?”

    “你忘了程序的事?”

    “哦!”

    “她要是知道了,这可是要找我拼命的呀。”

    “呵呵呵,原来大飞哥也有怕的时候。”

    “年纪大了,总不能一辈子打光棍吧。”

    “说的极是。”

    说着,刘凯掏出钥匙按响了车锁。

    “行啊,都鸟枪换大炮了,黑色的凯迪拉克,不错不错,有前途。”

    “托你的福,88!”

    刘凯跨上他的宝驹一溜烟驶出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