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白手当家 > 第0918章 降维打击

第0918章 降维打击

    这天晚上,白手来到长风茶楼喝茶。

    不过,有一个小变化。

    除了开车的郑太行,车上还多了个小伙伴,与郑太行形影不离。

    这是腾飞集团公司保安部前不久招来的小保安,名字叫耍平安。

    二十岁,北方人,郑太行介绍的,出身于武术世家,郑太行妹妹郑小平的师弟。

    耍,这个姓白手闻所未闻,甚至不相信,看了身份证才信世上还有耍这个姓。

    耍平安个子矮矮的,还真不像北方人,再长着一张憨脸和一双小眼睛,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但耍平安嘴拙,又只有小学文化,学东西忒慢。

    进保安部四个月了,连腾飞大厦有几个单位,和哪个单位在哪一层楼都记不住。

    郑太行不好意思,想把耍平安转到建筑公司去当普工,但被白手拦下。

    白手琢磨人,有自己的一套,尤其擅长发现他人的优点。

    耍平安的耳朵特灵,十几米之外,都能听到人的呼吸声,哪怕是在公共场所。

    “小耍,知道为什么带你出来吗?”

    白手坐在车后排,问副驾座上的耍平安。

    “老,老板,请你叫我小安。”耍平安不喜欢人家拿他的姓称呼他。

    “呵呵,我就叫你小耍。我是老板,我说了算。”

    耍平安嘀咕,“噢,老板的命令啊。”

    郑太行笑了,“小耍,你还没回答老板的话呢。”

    耍平安憨笑道:“我知道,老板带我出来,是让我长见识长能耐。”

    白手哦了一声,“小耍,你是茶壶煮饺子,心里有数。”

    耍平安有点茫然。

    郑太行道:“老板,你说歇后语,小耍听不懂。”

    “噢,小耍,从明天开始,我要给你布置三项任务。一,一天学三句上海话。二,记住腾飞大厦所有公司的楼层、房号、名称、老板、电话。三,一个月内,把驾驶证考到手。”

    “老板,我,我……”

    白手端着脸道:“一个月后,你要是完不成任务,你就卷铺盖滚蛋。”

    耍平安怔了。

    郑太行重重的咳了两声。

    耍平安急忙应道:“报告老板,我坚决完成任务。”

    白手笑道:“太行,小耍要是偷懒,你给我揍他。”

    郑太行也是笑着应了声“是”。

    车到长风饭店。

    耍平安先下车,噌噌的跑进了饭店。

    这是郑太行定的新规矩,老板晚上出来,要先有人在前面踩道。

    就像现在,耍平安跑进去,看看里面安全不安全。

    耍平安很快出现在门口,朝着轿车方点了点头。

    郑太行这才陪着白手下车进店。

    蒋长风老板现身,陪着白手上三楼。

    一号包间,新申报社长兼总编陆明,和副总编周末端,早已在此等候。

    白手进来,先冲陆周二人拱手,口中连说“辛苦”。

    这段时间,陆周二人确实辛苦,不仅长篇连载,报道了入室盗窃案的详情,还顶住了方方面面的压力。

    要知道,这都是免费的。

    而今天晚上,白手是来送钱的。

    这个送钱,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送钱。

    白手又要打广告,创房地产企业先河,在报纸上刊登卖房的广告。

    先办事,后喝茶。

    白手拿出一式两份的合同。

    合同是报社拟就的,白手和律师袁妙可已经审核,也盖上了公章和合同专用章,以及白手的亲笔签名。

    陆明和周末端看过合同后,陆明拿出两个章和印泥递给周末端,自己签名,周末端负责盖章。

    合同签署,只等钞票到位,合同生效。

    白手拿出支票,共有十张。

    限额十万的支票,十张就是一百万块。

    新申报的末版广告,半版是每个月十万块,白手买了整整一年,打个折,一百万就是一年。

    蒋长风看着合同,不住的啧啧赞叹,“大手笔,小白,你这是大手笔啊。”

    “老蒋,你没看核心内容。”白手微笑道。

    蒋长风继续看,突然啊了一声。

    “天哪,降价卖房?小白,你可真干得出来。”

    原来,白手要把旧洼村的商品房,统统降价销售,降价幅度是每平方米五十块。

    而且已拟定的首期广告上,明确的宣布,已经预售的一千七百多套房子,也统统降价每平方米五十块。

    千万别小看了这五十块。

    旧洼村项目一期的新房子,原售价是每平方米一千两百五十块,一下子降价五十块,就相当于降价百分之四。

    每平方米五十块,相当于装修的钱都有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白手这是声东击西,自己的房子降价销售,打击的是那几个同行的房子销售。

    蒋长风看罢,倒吸一口凉气。

    这些年蒋长风挣钱不少,买了很多房子作为投资,对卖房买房已算得上是半个内行。

    白手的降价销售,能把几个对手的房子逼得无利可图。

    白手的旧洼村项目,当年的土地是折价换的,仅相当于每亩不到八千块,也就是每平方米大约十二块钱。

    而几个对手的商品房,土地是向政府买来的,买地时的价格,已涨到每亩十五万块以上,平均每平方米在两百三十块以上。

    单就地价一项,每平方米就相差两百块以上。

    跟白手打价格战,会死到火葬场去,顶多剩一盒灰。

    蒋长风问道:“小白,如果他们的销售价与你的销售价保持一致,也降价每平方米五十块,还能剩多少利润?”

    白手道:“我们的会计师做过精确的计算,他们的利润会降到百分之十左右。”

    蒋长风摊了摊双手,“这样的话,他们还是有利可图啊。”

    “不,还有两个因素没算进去。一是利息,自有资金的利息,银行贷款的利息,等等,起码要打折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二是物价,他们的楼盘,都还在建设阶段,哪怕只剩一年工期,也得考虑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三的物价上涨。两项相加,基本上就能把他们的利润抵销。”

    “他们要是不跟着你降价呢?”

    “我慢慢的卖,我再降每平方米二三十块,我耗死他们。”

    白手的卖房广告,出现在报纸上,传遍大街小巷,很快家喻户晓。

    白手说,这是降维打击,是一场持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