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农女有灵药,王爷来一颗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祁景宸回归

第一百二十二章 祁景宸回归

    “黑龙黑龙,门口见鬼了?”

    黑龙虽然喝了不少,但是警惕性还是有的,从怀里掏出宝剑直接冲到门口。

    哪里有鬼呀?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只是人吓人而已。

    “主,主子!”黑龙惊喜万分。

    心里有惊喜,有委屈还有兴奋,终于把他盼来了。

    就看见四尊佛像般的人移动,唐婉也缓过神来。

    拍了拍脑袋,自嘲道:“世上根本没有鬼。”

    听到黑龙激动万分,原来人家主子寻人来了。

    大雪纷飞的日子,这家伙还真有病,八个多月了,就是再想属下,也等雪停了,化了,路好走了再来。

    兴许人家主仆情深。

    柳娘闻声出来,一看门口黑龙有些激动,赶紧招呼道:“黑龙,你这傻孩子,赶紧让客人进来喝口热茶,这冰天雪地的跑到这里肯定冻坏了。”

    “婉儿,还愣着干嘛,去烧点开水来。”

    唐婉回头看了看,秋菊还在灶房忙碌,夏荷在帮着照顾那几个丫头。

    自己也是宠惯她们,如今都喝多了。

    “娘,我头晕,先请客人进来,再让秋菊……”

    “柳姨近来可好?”祁景宸一句话开口率先问候。

    柳娘听了,怎么还认识我呀,定睛一看,吓得赶紧捂嘴呆愣。

    唐婉听到这个声音打了个激灵,酒也醒了七分。

    黑龙赶紧把四人让进院子,抖落了身上的白雪,摘掉了头上的雪帽,露出了四位的真容。

    唐婉抬眼顺着声音观瞧,一张熟悉又隐约苍白的脸,不是那个忘恩负义的景宸还有谁。

    她看见他眼里疲惫又有点欣喜的样子,心里顿时火冒三丈。

    他来干嘛?

    不对黑龙喊他主子,难道他们认识?

    祁景宸看见柳娘捂着嘴,一直呆愣,然后看向女儿,他知道唐婉对自己有点成见。

    但是具体他不知道为了什么,黑龙打听,也没人敢提。

    所以只得看向唐婉开口,“婉儿近来可好?”

    唐婉听到他的问话,忽然眼神凌厉起来,只回了一个字,“滚!”

    站在身旁的红狐听了,依旧还是火爆脾气。

    “唐婉,你敢这样对我家主子说话?”

    唐婉抬眼,脸色阴沉,因为喝了果酒,脸色潮红未退更显得怒气十足。

    “这是我家,不喜欢听可以滚出去。”

    “黑龙,你也可以一起走了。”

    柳娘听了,有点于心不忍,赶紧上前道:“女儿,大雪天你别这样,来了就是客,先进去喝杯热茶再说。”

    “娘。”唐婉回身对待娘亲说话,才放缓了一下语气,“咱家不是客栈,随便收留陌生人。”

    唐婉把陌生人喊的特别的重。

    祁景宸不知道为什么,前后见面唐婉对自己的态度变化的那么恶劣,想想也没得罪她呀。

    难道是走的时候,不小心亲到她啦?

    当场都没发飙,现在更不可能。

    黑龙不解,赶紧开口解释,“我家主子千里迢迢从很远的地方马不停蹄来见姑娘,你这是为什么呀?”

    “黑龙,我不知道你的主子竟然是他,若是知道,我绝不收留你。咱们身份不同,日后也不必再往来。”

    康林上前来,看着这小院熟悉的一草一木,开口道:“唐姑娘,我家主子可是很想念你和柳姨的。”

    唐婉冷哼了一声,“我还以为康大侠早已经忘记了我们这种寒酸的小民。”

    康林被撅的一鼻子灰,不好再说。

    柳娘有点挂不住脸,人家千里迢迢的赶来,也不能老是让人家站在院里。

    她知道闺女一直怪他们不辞而别,伤了她们的心,如今人来了就有话当面说清楚,不能再任由女儿胡来。

    “景宸,康林,还有红姑娘,来来进来坐,一定口渴了,先喝口茶再说。”

    “娘,咱家没地方。”

    “唐婉你够了,我家主子为了见你,已经好几天风餐露宿,进来就看见你一脸臭脾气摆给谁看?”

    “红狐,休得无礼。”站在身后一直未曾说话的少年开口训斥道。

    “别假惺惺,谁求他来的,摆脸色给你看的,不爱看可以滚,这是我家。”

    “你一口一个滚,真是没教养。”

    “红狐,别显得你有教养一样,看我不惯,咱们比划一下,输了立即给我滚出我家。”

    “比就比!”

    红狐火爆脾气哪里容乡下丫头辱她。

    唐婉也不客气,这些日子自己武功大有长进,本来就生气,现在刚好可以借势赶走他们。

    唐婉手掌陡然一挥,一股强劲的内力推自掌心,然后朝着红狐的面门直接袭去。

    红狐可是久战沙场的战士,见她花拳绣腿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轻易闪躲之后,腰刀出鞘,化作一道闪电,直接唐婉的掌力撞击在一起。

    “噗!”

    一声响,两股剧烈的势气相撞爆发。

    祁景宸看见了二人打斗,只是离开了几月而已,没想到她的功力突然大增。

    狂风携带者唐婉的掌力,在院子里四处迸射,虚空的打出一道道骇人的裂痕。

    红狐的宝剑锋厉,不断的翻出紫色闪电,一道道如同灵蛇般紧随唐婉其身。

    “见鬼了,不过几月而已,你的武功竟然练到这样出神入化。”

    “彼此彼此,红姑娘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火爆。”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唐婉突然感觉自己灵力在实战中越聚越多,好像有使不完的灵力输送。

    红狐那边倒是有些缓慢,额头也渐渐布满细密的汗珠。

    柳娘看着女儿赤手空拳,心里担心,“别打了,别打了。”

    红狐意识到了自己体力不支,突然萌生杀意。

    她眉头紧锁,挥动灵剑,使用一招剑劈乾坤,一招狠厉又致命的剑芒直接刺向唐婉的心窝。

    就好像要把她当场撕裂一般。

    唐婉毕竟经验不足,眼看着心慌,意念危险之时,看见灵宠旺财一个前扑窜出。

    意图以身拦截住红狐狠厉的招数。

    就看见站在原地多时,久不开口的祁景宸动了。

    身形迅速移动,唐婉都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到的眼前,就把自己搂在他的怀里,二人脚尖离地,瞬移到安全地点。

    同时白衣少年身形一晃,手法极快的来到红狐面前,令她来不及反应,就把保健脱离,挽了个剑花直接插还在她的剑鞘。

    唐婉很欣赏那白衣少年的功夫,美艳绝伦又加上气质佳,出手动作和外在气质相得益彰。

    “好漂亮的……身法。”

    唐婉不自觉的赞叹,还好自己夸的是身法,不是美貌。

    让在场的每个练家子听在耳里惊讶,眼光却都停驻在主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