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心魔种道 > 第一百二十二章金刚武身

第一百二十二章金刚武身

    潜阳城是从塞外挺入中原腹地的第一座关卡雄城,潜阳关亦可称之为中原门户第一关。

    在这座雄关大城之下,曾经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最出名的,就当属绝武尊萧怒,曾经就在这座城下,独自生撕了北方蛮人的十六名宗师级强者,然后越过数十万大军,擒住了当时的蛮人头领。阻止了蛮人南下,入侵中原,以免生灵涂炭。

    萧怒也正是这一战,彻底名扬天下,奠基了大宗师之位。

    也是这一战,他从各大门派追杀的盗武狂徒,成为了人人敬仰的大英雄。

    各大门派也都借坡下驴,传言知道萧怒只要不将他们门中绝学外传,昔日盗经之事,就此作罢。

    如今时光流转,岁月易逝。

    绝武尊萧怒与天下群雄一般,消失在了踏天峰。

    而当年他所守护过的国家王朝,也早已雨打风吹去,江山换主已有两回。

    唯有这座城,依旧记载着当年事。

    也因为当年事,引起了今日这风波。

    “十强武经,相传是萧武尊,采集天下各家各派之绝学所长,汇于一炉,所成的最强神功。所以此功甚至可以称之为天下武学、绝学之总纲,若是修习了十强武经,这天下的绝学武功,在其面前都得俯首。”潜阳城内的酒馆里,聚拢扎堆的江湖客们,正在围绕着即将现世的十强武经,各自高谈阔论。

    “但是相传,当年不是还有剑圣慕容白,可与之匹敌吗?”有年轻的江湖小子,开口问道。

    一名年长的江湖客嗤笑道:“慕容白靠的是超凡脱俗的剑道天赋,以及极致于剑的诚心,为了修行剑道,他甚至舍弃了一切外物情感,这样的人是非常人,其天赋也远非我等可以望其项背。慕容白留在鸦雀山的四十二道剑痕,至今还是多有人前去观摩,但是又有几人能从中,悟出什么剑中绝学道理来?”

    “萧武尊的十强武经却不同了,相传萧武尊曾经只是资质普通、出身普通的商贾之后,年少时依靠家资,收集了一堆江湖上烂大街的通俗武学,胡乱修行这才踏上了江湖路。”

    “所以,萧武尊的十强武经,必定更适合咱们这些凡夫俗子。”

    酒馆的另一角,一群人安静围坐。

    一人用极为细微的声音说道:“这气氛···总感觉是有人在故意宣传,刻意想要让这部十强武经,变得炙手可热,人人欲求。看来这场武林中人,齐夺神功,不是那么简单。郭大侠想要调节纷争···只怕也不易。”

    “萧武尊的十强武经,本就是江湖人皆渴求的无上神功宝典,哪用得着再刻意去吹捧?不过这件事也确实蹊跷,此事···照理有些说不通。倘若是我得了十强武经,便定会秘而不宣,在练成之前,连最亲近的人也不会说,如今怎么会闹的天下皆知?”另有一人也用同样谨慎、斟酌的口吻说道。

    酒馆里,也零星点缀着几个看起来形单影只的少年。

    他们大多独自喝酒,竖起耳朵,听着消息,眼神中偶有好奇,也有轻蔑。

    这些少年,便是从现实而来的修行者了。

    虽然这个世界的超凡武道似乎上限很高,但是作为修士,在现实中习惯了鄙视那些只会一些‘粗浅把式’的武夫。

    近身搏杀,打的满脸是血,哪有相隔千里,一咒杀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来的潇洒、神秘?

    酒馆外的街道上,也多是携带兵刃的武人。

    虽然潜阳城守将魏东寮在城门口立了牌子,命令禁止携带兵刃入城。

    更安排了两队兵丁守住城门,但是这些普通的士兵,又怎么拦得住高来高去的武者?

    这个世界的武者上限虽然高,但是普通人的下限也低。所以强大的武者,对寻常人而言,甚至仿佛与仙神无异。

    “打起来啦!打起来啦!”突然就听到了喧哗声。

    酒馆里还在闲谈的不少江湖人,立刻竖起了耳朵,也有的已经离开了酒馆,朝着喧闹之处赶去。

    只见街道中心,已经围拢了一圈江湖客。

    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面色不愉的看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

    少年生的浓眉大眼,笑起来满嘴整齐的牙齿,露在外面闪闪发光。

    “小子!给你一个机会,立刻向我道歉。我奔雷手文泰楼从来不欺负弱小,你年纪轻轻就出来闯江湖,或许在哪座野山上,跟着自家师父学了几手功夫,便以为自己天下大可去得。但是小子···我告诉你,这天下的高手何其多也。而我文泰楼···你绝对惹不起。”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自信的看着少年说道。

    他的双拳粗厚,明显比正常人大了一圈的胳膊,都表示这个黑色劲装男子的手上功夫,绝不简单。

    少年却说道:“奔雷手文泰楼···人榜第二百三十七位,一双铁拳,迅若闪电,强如奔雷,固有奔雷手之称。不过···听说你最出名的,还是有一个身在江湖绝色榜上的老婆。江湖还有传言,你老婆骆凝霜同时名列集花堂列出的名器榜···,我年纪小,不明白,明明是你老婆,旁人是如何知晓,你老婆身怀名器?”

    少年的话,顿时引得周围一群江湖汉子心领神会的哄笑。

    “少年!你既然自己找死,也莫要怪我文某人不讲规矩了。”怒吼一声,文泰楼双手交错,拳掌之间顿生风雷之音。

    强横的拳力,笔直的朝着少年的胸口击来。

    少年却不招不架,任由这一拳打在身上。

    嗡!

    强横的拳,如打在了古钟铜墙之上,发出了浑厚的嗡鸣声。

    “好痒啊!能不能致命点?”少年漫不经心的说道,用小指头掏了掏耳朵,随后轻呵一声。

    刹那间,少年黝黑的皮肤上,浮现出古铜色的光泽。

    绝强的反震力回弹回去,文泰楼惨叫一声,握着被折断的手臂,凶狠而又惊恐的看着少年。

    “双倍奉还、金刚武身···这是萧怒的金刚武身,你得了十强武经?你就是十强武经的传承人?”文泰楼对少年喊道。

    轰!

    此言一出,整条街都喧闹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