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心魔种道 > 第一百二十三章缤纷出场

第一百二十三章缤纷出场

    随着文泰楼的话音落地,整条街的氛围,既喧闹炙热,又诡异沉闷。

    就像伏暑天里的闷燥和酷冬天里的凛冽,交织在了一起。

    人们的眼神,既贪婪又疯狂。

    自从踏天峰一战后,整个天下武林的武学境界,竟然整体倒退了许多,宗师、大宗师、无上大宗师这三重传闻中的境界,已经有人开始质疑其是否真实存在过,而非古人妄言,虚张声势···这看似只有三重境界的差别,实则是整个天下武林的没落与凋零。

    原本凌驾于世俗王朝之上的武林大派,如今也竟然隐隐有了受朝堂控制和摆布的征兆。

    七年前,大凌铁蹄踏破了千年山门鸣音寺的时候,武林中人的心中那块遮羞布,似乎也被一把扯了下来。

    其后便是有大量武林散人被朝堂收拢,一部分入了军伍,一部分则是充入六扇门和绣衣卫,成了官府的爪牙。

    而鸣音寺被烧成的白地,至今还是江湖中人不愿多提的伤痛。钟鸣寺流落江湖的残余弟子们,也组成了业火教,正在朝廷势力较弱的几省之地流窜,蛊惑民心,妄图掀起大量叛军,改朝换代。

    这都扯远了,话说回来。

    萧怒的十强武经,那是一个机会。

    一个重新点燃武道希望的机会。

    没有人想错过它。

    “金刚武身,脱胎于我伏牛派的牛革劲,小子···将你的金刚武身交出来,我等取完牛革劲后续之法,自然不会多占你丝毫便宜。”一个脸上皮肤粗糙的汉子率先忍不住,开口说道。

    随后耍着两把大钢钩,隔空朝着那黑皮少年打去。

    这钢钩还未飞向黑皮少年,一把九环金刀迎风劈下,将两把大钢钩劈的碎成几段。

    “不入流的小玩意,也敢叫嚣的厉害。我安贵怎么就不知道,你伏牛派的牛革劲,什么时候还能练到先天之上?萧武尊当年便是学过你伏牛派的牛革劲,这金刚武身也和牛革劲,没半点关系。”手持九环金刀的男子,冷笑说着。

    看着像是要仗义执言,人已经越众而出,朝着那黑皮少年走去。

    “这位小兄弟!你既然身怀重宝,就莫要在这闹市穿行,速速同我去郭大侠府上,任他有什么事端,郭大侠都会出面帮忙,从中调解。”手持金刀的男子对黑皮少年说道。

    当这男子提到郭大侠的时候,沸腾的人群,稍稍冷静了几分。

    如果说这座江湖,还有谁更接近传闻中的宗师之境,那郭云啸郭大侠必然有一席之地。

    作为同时位列白榜第七,天榜第十九的高手,郭云啸的江湖地位,却比之在两榜之上的武力排名,要高上一些。

    不仅因为其名扬天下的侠名,更因为他率领一群有志之士,驻守在潜阳城足足十几载,挡住了北方蛮人的大小十几次南下劫掠。

    蛮人强者的刺杀,让郭大侠先后失去了夫人和幼子。

    如此付出,天下有心人,无不敬佩。

    也都愿意给几分颜面。

    黑皮少年却并不领情,反而冷笑说道:“九环金刀安贵,确实是难得的实在人,郭大侠的左膀右臂,这些年行走江湖,替郭大侠挣了不少美名。不过,谁又说过,拿着金刀的就一定是九环金刀安贵?”

    “千面魔君别青山,你在山南杀了安贵,如今却伪装成他的摸样,拿着他的金刀大摇大摆的入潜阳城,究竟意欲何为?”

    话说到这里,本该是要有人站出来,论证这手持金刀之人,究竟是真的安贵,还是别青山伪装的才是。

    却突然有一人,在人群中冷笑:“什么狗屁阿猫阿狗,也在这里称魔君?”

    “我这小魔崽子听在耳朵里,就觉得很刺耳呢!”

    身穿一身月白色宽袖广身长袍,披散着头发的少年,从人群中纵身飞了出来。

    “哪里来的小崽子,毛没长齐就出来乱咬?”手持金刀的男子还未说话。

    人群中就有人发出讽刺之语。

    怎料这少年,也不寻常。

    袖袍一卷,凭空凝结出几道冰针,冰针飞出,便如乱雨穿芭蕉,蜂群炸窝,同时朝着那多嘴之人的方向,以及手持金刀的男子罩去。

    根本就没有在意,是否会伤及无辜。

    众人纷纷叫骂着,却还是挥动兵刃,抵挡冰针。

    却不料冰针破碎之后,汹涌阴寒的真气溃散开来,竟然凝结出了浓郁的寒霜,将不少功力浅薄的江湖客,都冻成了冰雕。

    手持金刀的男子也挥舞着金刀,左支右挡,将冰针磕碎。

    然后全力运转真气,抵挡寒气入侵,只是一张脸却逐渐青紫,显然也极不好受。

    他这一运功,脸上的样貌便出现了变化,五官一阵扭曲,确确实实变成了另外一幅摸样。

    “好厉害的冰寒真气,这天下竟然还有与玄冥功、寒冰真气、冰魄神功可相媲美的冰寒真气?莫不是也出自十强武经?”人群中有人一面后退,躲避寒雾扩散,一面开口分析道。

    “什么冰寒真气···这是月煞琉璃功,最冷不过清秋月,最寒不过凉薄心。没什么比秋夜里独赏的月光更冷,也没有什么比凉薄的人心更寒。这是十魔宗的功法,传闻十魔宗年轻一辈里,最擅长这门功法的,就是十魔宗四少杰中的关月白。”

    “他可能就是关月白。”隐匿在人群里,一名正道修士小声对同伴说道。

    “他能将魔功化入这个世界?”另一名正道修士诧异道。

    “你仔细看他的手,他手上戴着一幅特制的手套,他应该是将最难承受的那部分,转嫁到了外物上,从而让月煞琉璃功,能在这个世界运行一二。这就没什么好稀奇的了,这个世界虽然不修仙道,但是毕竟很多道理都与我们的世界相通。”先一名说话的正道修士道。

    关月白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区区一个不过相当于练气七八重的江湖武人,就敢称之为‘魔君’,愤而出手。

    他的目的,还是称量一下那个黑皮少年的份量。

    他觉得,黑皮少年之前反震奔雷手文泰楼的那一下子,很有点看头。

    身体练硬了,能抗住各种攻击,这不出奇。

    出奇的是,还能将敌人攻击的力道,翻倍之后反弹回去···这就有点意思了。

    冰针飞射,街道上寒雾弥漫,端是一片狼藉。

    “潜阳之地,谁敢放肆!”一声大喝。

    有人从天而降,刚猛、古拙的掌法,从高处往低处落下。

    正如流星坠地,万象熄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