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人间的剑客 > 第二十六章 不愿意

第二十六章 不愿意

    书都比较陈旧,武陵拿的时候小心了几分。

    武陵先打开了一本封面空白的书,翻了几页,发现里面是关于经脉与穴位的介绍。武陵把书合上,这些东西,他已经懂了。

    “十八停剑息?”

    武陵一下被书上的几字给吸引。

    他打开书看了起来。

    把书本中的内容记下,武陵很快就明白了这是一本关于,基础剑招出剑收剑时气息运用的法门。

    只是让武陵意外的,书中关于基础剑招的介绍,与他认知里的基础剑招有所不同。

    在武陵都认知里,基础剑招有刺、劈、截……

    一共有十三式。

    而十八停中所介绍的剑招,只有刺剑、横剑、竖剑三种剑招。细想了一番后,武陵突然发现,好像一切剑法,都离不开这三式剑招。

    武陵抽出王侯剑,按照书中介绍,比划了一下他这两年来所练习的一剑。如果真像书中那般运气,似乎可以让他发力与呼吸,完全在一个节奏上。

    武陵脸上露出获得进步的欣喜笑容。

    可惜客栈的房间太小,无法让他一试身手。

    除此之外,同样可惜的还有他这一剑,两年苦练,还没有经过一次实践。

    相比《十八停剑息》,武陵打开的第三本书,是一本剑法。

    剑法的复杂程度远非武陵这些年所看过的剑法可比。

    从小因为不能练剑的缘故,武陵的心思在记剑法上,无论是剑谱还是看别人练剑,每次遇到,武陵都十分上心地把剑法记下,同时也在心里模拟着怎么练习,好方便以后他可以练剑了,能直接上手。

    因此对记剑法这种事,武陵近乎到了过目不忘的地步,而且几下之后,对怎么练也颇有心得。

    可是这本剑法,让他看过之后,虽然是勉强记下来,但剑法所表达的是什么,追求什么,要如何练,武陵一时之间,在各种想法间,犹豫不决。

    这种情况武陵还是第一次遇到。

    “镜中碎剑?”

    他合上剑本,闭上眼开始沉思起来。

    或许是因为今天太累了,想着想着武陵就睡了过去。

    等武陵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太阳的光明,已经照在了窗台上。

    武陵突然想起昨天与杨开的约定,赶紧站起身,开始整理东西。

    武陵下到一楼的时候,周一与徐山屠山三人已经在吃着东西。看桌上的汤汁与剩饭,显然三人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让武陵不解的是,今天客栈里头吃东西的人,少得出奇,只有周一徐山三人一桌,空荡荡的。他们昨天来客栈时,也大概是这个时辰,但从吃饭的人来看,完全就像是进了两个不同的客栈。

    客栈的小二,此刻也不在客栈里面,而是站在门口的阶梯高处,眺望着远方。

    “麒麟大哥,终于醒了?”

    周一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在这边。

    徐山见武陵下楼,打招呼,唤了一声公子。

    武陵说道:“让各位久等了!”

    武陵环顾了一眼四周,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今天人少得有点怪?”

    周一笑道:“麒麟大哥,你昨天出去一天,没有听说赵家今天,要在天星楼门前举办抓妖大会吗?为了看抓妖大会,好多人一大清早,就去了天星楼那边。我与屠山,都已经去看了一遍,只是大会还没那么快开始,再加上没占到好位子,我们就打算回来,吃了饭和你一起去。”

    陈斗在这时走了下来,他朝武陵说道:“你先去天星楼,按照我说的便可。”

    武陵点头说道:“明白。”

    只与武陵交代了一句,陈斗便没有再说什么,独自一人出了门。

    武陵跟周一几人说道:“你们如果吃好了,我们便出发吧!”

    徐山说道:“公子,我去牵马车。”

    周一起身说道:“麒麟大哥,你不吃点东西吗?”

    武陵摇头说道:“我等会忙完再吃。”

    这个点,天星楼早已经开门,杨开这时候估计已经在那等得不耐烦了。已经错过了与杨开的约定时间让武陵有了丝丝愧疚,武陵不想再错过杨开的那三百两银子而多了遗憾。

    走出客栈门,武陵发现今天的天空好像和以往有所不同。

    至于有什么不同,他一时间说不出来。

    武陵跃上马车,跟徐山说道:“徐大哥,我们走吧,先去天星楼一趟。”

    马车徐徐而行,坐在车厢里头的武陵,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但他检查了一遍行李,发现东西是齐全的。

    武陵轻声自语,“难道老……前辈不在的缘故?”

    要把陈斗老爷子的称呼换成前辈。

    武陵多少有点不习惯,差点没有转过口来。

    客栈与天星楼只有二三里,没有一会,马车就停了下来。周围的纷杂的喧闹声,也让武陵回过了神来。

    徐山朝车厢说道:“公子,天星楼已经到了。”

    武陵走出车厢,看着比肩接踵的人群,一路走来患得患失的感觉涣然冰释。

    此刻捉妖大会已经开始。

    台上一个身穿灰色长袍,梳着道士头的人,满脸红光在那给台下众人说着抓妖大会的目的,“狐妖与鬼,一直是我们扶风镇的心头之患……”

    要不是台上的人途中曾说到自己的名字赵雀,武陵还以为台上的人是人请来抓妖的道士。

    而与他在天星楼遇到过的杜青角,此刻正在台上坐着。

    武陵说道:“周小弟,你们在这看着抓妖大会,我先去一趟天星楼。”

    周一站在屠山肩膀扛着的双耳三足鼎中,比现场的众人都高了一个人的高度,比鹤立鸡群还有醒目,一览无余,完全不用担心被人遮挡视线。

    周一点头说笑说道:“麒麟大哥,你去吧!记得把那什么剑仙诗卷带回来我看看。”

    武陵露出一个微笑,说道:“但愿如此!”

    武陵从马车上跳下,向几人挥了挥手,以示告别,然后走进了人群中。

    想要在人山人海的人群中找到杨开,实属不易,武陵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若不是走到一棵树下时,树上像蹲茅坑一样蹲着的杨开朝他喊了一句,并丢下一堆瓜子壳,武陵都要放弃了。

    杨开从树上跳下,拍了拍黏在手掌上的瓜子壳,说道:“我说小兄弟,你怎么这个点才来?”

    武陵一脸歉意说道:“真不意思,让老哥你久等了。”

    杨开脸不红心不跳说道:“我觉得比起说不好意思,还是给我送个三五百两银子,比较有诚意。要不小兄弟,你就权当帮我个忙,不要收钱如何。反正进天星楼念几句话,对你而言,并不是什么太大难度的问题。”

    武陵拍了拍杨开的肩膀,笑说道:“去天星楼念几句话对老哥你而言,不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呢?”

    杨开眨了眨眼,说道:“这不是读书不多,怕念不好,被人笑嘛!我要是像小兄弟这般俊俏又有才华,早就天天跑天星楼里头,念它十本八本书了,好让圣贤豪杰刮目相看。”

    武陵笑道:“老哥让往圣绝学开满‘春色’,圣贤豪杰早就对老哥刮目相看了。”

    杨开自然能听出武陵在说他拿《往圣绝学》当外壳,读艳情小说的事。

    他往武陵身边靠了靠,小声说道:“所以小兄弟你要不要买几本我那小说回去读读,好让圣贤豪杰刮目相看?”

    武陵嘴角不由扯了扯。

    这家伙的脸皮,足以和台上的杜青角比肩了。

    想到陈斗还在等着自己,武陵懒得再和杨开扯皮下去,说道:“我说老哥,之前说好的交易还做不做了?做的话就赶快拿定金出来,好让合作愉快!”

    杨开说道:“小兄弟,看在你我的交情上,要不便宜点?你也知道,做我这一行的……诶诶,小兄弟,你别走啊,我给你还不行吗!”

    杨开取出一袋钱,递给武陵,哭丧着脸说道:“小兄弟,这些钱可要悠着点花,都是我半辈子的积蓄。”

    武陵给了这家伙一个白眼,说道:“看在你我的交情上,我待会进去,多念几句。”

    听到这,杨开哭丧着的脸,差点没迸出泪花来。

    三百两就要这么没了。

    “这样的话,老哥我感激不过了。”

    杨开勉强挤出一副笑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武陵没再多说,来到才艺展示的地方。

    文夫子看到武陵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大笑道:“小兄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小兄弟昨日之意气,真让人解气。”

    武陵微笑着说道:“让前辈见笑了!”

    文夫子说道:“小兄弟,这是准备再登天星楼?”

    武陵点头说道:“是的,前辈!”

    大会台上的杜青角,也看到了这边的武陵。

    他朝身后的扶风镇城主江远舟说道:“江城主,你若帮我让那小子出丑,你之前让我做的事,我答应了,如何?”

    江远舟笑道:“没问题。”

    这时候,作为抓妖大会的发起人,赵家家主赵雀正好讲完,“下面我们请江城主,为我们讲几句话。”

    江远舟站起身,朝众人挥了挥手,说道:“近年来,扶风镇备受狐鬼杀人的纷扰,作为城主,未能保证大家的安全,我倍感自责。今日我们举办抓妖大会于此,正是为了解决狐鬼之事。今日我江远舟在这向大家保证,势必将狐鬼揪出,以绝后患,还我扶风清宁。”

    台下不少人喊了起来,“还我扶风清宁,还我扶风清宁。”

    江远舟见武陵就要去天星楼,赶紧挥手示意众人安静。

    江远舟继续说道:“当然,城主府的力量毕竟有限,所以我们需要大家团结起来。如今,我与赵家主、杜将军已经商量出了应对之法,我们需要一个身穿红衣的勇士为做诱饵,以引诱出狐鬼,不知道有谁愿意。”

    与文夫子说着话的武陵,听到江远舟说需要一个身穿红衣的人做诱饵,不由心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不出所料。

    江远舟下一刻便转身朝向武陵,说道:“不知前面那穿红衣的小兄弟,可愿意化身勇士,与我们团结在一起,为我们扶风镇引出狐鬼。如果愿意,我代表扶风镇所有百姓感谢你,无论你是否能引出狐鬼,我们都将视你为英雄。”

    武陵蹙眉,这还真是想什么,应验什么。

    文夫子轻声骂道:“这老家伙,都这把年纪了,还和杜青角走一起,真丢扶风镇读书人的脸。小兄弟,这种左右为难的事,你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直接离开吧!不然哪怕你是龙泉剑冢的人,也不好善后。”

    武陵说道:“前辈放心,这种场面还吓不到我。”

    武陵用手指着自己,向台上的江远舟说道:“你在说我?”

    “正是!”

    江远舟点头,继续下套说道:“我想小兄弟应该愿意与我们团结在一起。”

    江远舟还以为武陵会直接灰溜溜的走人。

    毕竟这个问题,无论回答愿意,还是不愿意,都不讨好。

    如果愿意做诱饵,就会陷入被狐鬼所杀的风险,而不愿意的话,便会被世人视为自私的对象。

    站在台下的周一,对江远舟的说法,愤愤不平。

    他这么说,岂不是人家不答应,就是不团结之人?

    这不是让人无法选择,只能答应吗?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武陵身上。

    武陵摇头说道:“不愿意!”

    此话一出,台下窃窃私语一片。

    江远舟嘴边泛起一抹不易察觉到笑意,说道:“既然小兄弟自私不合群,真是遗憾。”

    “还真是老狐狸。”

    武陵心中冷笑,一下就给他带上了自私不合群,不团结的帽子。

    武陵看了一眼台上另一边的杜青角。

    瞧着对方脸上的笑意,不用说武陵也知道,江远舟这么做,是受这家伙指使的。

    武陵本不想惹事,但都被别人这么说了,其有忍气吞声的道理。

    他登台而上,面朝江远舟说道:“我之所以不愿意,是因为你不配!”

    江远舟双眼盯着武陵,笑说道:“你是说我们扶风镇所有百姓,配不你的加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