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鸾鸣仙穹 > 第十九章 斐文
    当初雾卿给雪冰岚的丹药都是品级不错的,丹药进入这位弟子的口中没多久,药力便进入了他的体内,被他所消化,没过多久,此人醒了过来。

    他缓慢地撑了起来,摸了一下方才被张天掌击的胸口,闷哼了一声,还有些余痛。他用余光扫到了身旁的雪冰岚,庆幸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这位师弟,其实你不必为我挡那一下的,我与你不曾相识,但还是感谢你的好意,只是下次不要再盲目救人了,他可是炼气九层的修为,即使是嗑药提上来的,也比你高了不少。”雪冰岚好心地劝道。

    “你不认识我,而我却认识你。我娘病得很重,还差一株灵植才能救她,那株灵植正是在你猎杀吞天虎的所在地。

    吞天虎一直守在那里,而我的修为根本打不过他,正当我没有主意如何获取它的时候,你出现杀了它。”

    “我只是正好接取了这个任务而已,帮到你也只是巧合,不用放在心上。”

    “这不行,不管你有意无意,都是帮到了我,那我必须要报答你,我看着你意识不清,一直在往禁地走去,觉得不正常就跟了上去,然后就有了后面的事。”

    “……”雪冰岚有些无语,怎么遇到了这样一个头脑一根筋的憨憨。

    为了感谢你的“报答”,我还浪费了一颗丹药好不好!雪冰岚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走吧,去找出去的路。”雪冰岚无意继续回应下去,当下从这里出去才是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

    “师姐,我叫斐文,你怎么称呼呀?”

    “雪冰岚。”雪冰岚一句话都不想跟憨憨多说,但出于礼貌,还是简短回应了他。

    “师姐,你知道吗,如果不是你,我娘就真的没救了,我真的很感谢你的!”

    “……”雪冰岚又是一阵无语,一点都不想搭理他,心里想着自己走了什么霉运遇到了这么啰嗦的人。

    “师姐,其实……你救了我娘,也……救了我,当时我已经想好,如果我得不到灵植,那我便上去跟它拼命,一死百了。

    我的资质又差,即使我是木火十成的灵根,可我也依旧逃不过四灵根的命运。

    每天还总是被外门的师兄弟嘲笑,经常被张天师兄欺负,只有外门一位执事弟子看我可怜,愿意帮我把东西带给我娘,其他人都是对我冷眼相待。

    都说修士一生追求大道,无情,这些年我尝尽了冷暖……

    最开始的时候,我不信命运,努力修炼,可我毕竟是四灵根,只修炼到了炼气五层,修为就停滞不前,每天努力攒下的任务点和灵石,也被张天师兄抢去了。

    我看不见未来的希望……支撑到现在只为了治好我娘……”

    在这四下无人的地方,斐文即使知道这也许是自言自语,也想倾诉出来,似乎积压在心里许久了。

    寂静的林中,又想起了斐文的声音,雪冰岚正打算转身冻冻他的嘴巴,让他安静时,听到他后面的几句话,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停下了脚步,闭上了眼,一息过后,睁开了双眼,背对着斐文说道:

    “修仙之人,本就逆天而行,命运从来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如今你却仅仅因为遭受了一点挫折,就要认命吗?!那些凡人,没有灵根,岂不是一个个都要轻生?!

    资质固然重要,但是你的心更重要,凡人都逃不过生老病死,而你我皆为逆天而行之人,较之凡人,我们多了多少年的寿元,还不够知足吗?!

    他人向生,而你向死,我们作为修士,连天都逆了,现在遭受的一切就将你击垮了吗?

    想死是多么简单的事,而你知道别人想活下去,有多难吗?

    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要坚强地活下去,这才是生命的真谛。只有你的心真正强大了,任何人都击不垮你!

    木火皆十成,也许你不适合修炼,但这是绝佳的炼丹资质,既然正路走不通,那么以丹入道也未尝不可!”

    雪冰岚是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冰玄为她耗尽了一切,她的重生来之不易,而此人活在世上却不珍惜,并不爱多话的雪冰岚,听到他自暴自弃的一段话,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斐文听到雪冰岚这段肺腑之言,他愣住了,原本只是他的自言自语,没想到不爱多话的雪冰岚回应他了,还对他说了这么多。

    从来没有人会在意他一个四灵根弟子的死活,雪冰岚说的话虽然不够好听,但却让他重新燃起了对未来的希望,他的双目有些湿润。

    “谢谢师姐……”斐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

    “不必谢我,我只是看不惯不懂得珍惜生命的人!”

    “师姐,我真的可以以丹入道吗?”斐文擦了擦眼眶里的泪水,心底又燃起了对生的希望。

    “只要朝着一个目标努力,未尝不可,但如果你不去努力,每天纠结于生活的困苦,大道不会凭空落在你头上。”雪冰岚继续向前走去,声音又恢复了冰冷。

    随着两人不断深入禁地,越来越多的妖兽出现了,所幸修为都不是很高,雪冰岚一个人还能应付,但是她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此时还没走多远,遇到的已经是相当于人修炼气九层的妖兽了,再继续走下去很可能会出现筑基期以上的,自己还能逃跑,但是身后还带着一个炼气五层。

    雪冰岚放慢了自己前进的步伐,接下来的每一步她都要小心谨慎,稍有不慎便会落入万劫不复,她的生命是那样的代价换来的,绝对不能让自己出事。

    正当雪冰岚和斐文还要继续走的时候,在他们前方的不远处,有一个看上去和雪冰岚差不多大的孩子,他正坐在地上,低头摆弄着那些杂草。

    当前的处境对雪冰岚不利,她奇怪这里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小的孩子,而且还能在这么危险的环境下活下去,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上前一探究竟。

    她走近了,看得更清楚了,这是个看上去没有修为的男孩,但他不像普通小孩有着细嫩的皮肤,他的经脉比常人都要粗,显露在了皮肤表层,与他的体格有些格格不入。

    雪冰岚见识过了彦彦子这样的特殊体质,再看到这个小男孩虽然没有修为,但是奇怪的经脉和安然无恙在这片禁地中,猜想他也许也有特殊的经历,便蹲下开口询问道:

    “请问这位师弟,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也是误入这片禁地吗?”

    小男孩抬起头,对上了雪冰岚的眼睛,突然他张大了嘴巴,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姐、姐姐……你是我的姐姐吗?”

    “嗯?”雪冰岚有些不解,越来越觉得这个小男孩不简单,似乎还有些故事。

    “我想我的姐姐了……”小男孩看到并不是他的姐姐以后低下了头,神色又黯淡了下去,透露着一丝忧伤。

    雪冰岚和斐文都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他继续讲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