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穿书成了npc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咬死你

第一百七十四章 咬死你

    “你……是萧诩卿?”

    祁嫣然不可置信的看着妖孽男,完全不敢相信,这长相完全不一样啊,为什么?

    “是,我是萧诩卿,如假包换的萧诩卿,所以我到底对你真不真,你应该知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真不真,我有的记忆里,于你,没有一次是美好的,每一次都只有眼泪和伤害。”

    第一世她只是他追求其他女生的辅助,第二世他丢下了她六年,她因为他受到的遭遇,她没有勇气再回忆。

    也因为太过于残忍,她选择性都遗忘了与他有关的部分。

    “祁嫣然,那些都亦假亦真不能全信,但是从始至终,我只喜欢你,心里只有你,这点你不能够否定。”

    祁嫣然其实印象不深了,她不记得前面两次自己是如何完成任务的,她只知道对于完成任务的结果,她全然不记得了。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祁嫣然抱着头,将脸埋进腿间,她其实很想回避,但是她知道,很多问题越回避就越容易有问题。

    “你知道,你只是不想面对……”萧诩卿拉着祁嫣然的手腕,再次带进怀里,这一次,萧诩卿将脸埋在祁嫣然的脖颈,不断的呼吸着她身上的气息“你只是不想承认,你的心,他动摇了,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你会发现不一样了。”

    脖颈上阵阵热气,祁嫣然脑子已经转不动了,一直蔓延至脊椎骨的苏感,让她不自觉的打颤。

    而萧诩卿的手,也不像刚才那样规矩,祁嫣然呼吸加重,身体变得异常柔软,双手搭在萧诩卿的肩上,那成了她的支撑点。

    那双在腰间徘徊游弋的手掌,刺激着祁嫣然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不……”

    祁嫣然阻拦了原先打算继续上行的手。

    “你,你先告诉我,你跟音乐系系花现在是什么状态。”

    抖动的肩膀看得出,此时祁嫣然呼吸依然急促,可是比呼吸更着急的,是她迫切想知道系花与萧诩卿之间的关系。

    “呵……原来你是在意这个?嗯?”萧诩卿轻轻的低笑“看来,你也是在意我的嘛,放心,我跟她自己分开了,并且是在你看到的那天之前,已经分开快一年了,那天她是来找我回味过去那个美好时光的,所以……”

    “人渣……”

    祁嫣然想转过身去,却被萧诩卿给掰了回来。

    “遇见你之前我是人渣,我对不起很多人,但是我不想对不起你。”

    “那你跟多少女生……”

    祁嫣然想知道,但却开不了口,开了口还没说完脸酒红呢。

    “不要问男人有过多少女人,说出来的数学你也该就能够接受,就算可以,难免也会自己在心里默默的对比,让自己心里不痛快何必呢?”

    “那意思就是很多是吗?”

    话题似乎不在一个点上。

    “你为什么想的永远不在我的预计内?”

    萧诩卿这一次是拿祁嫣然没办法了。

    “不管在不在,你的意思就是很多对吗?”

    萧诩卿深吸了口气,低头闭上双眼,捏了捏鼻梁,快疯了。

    “我只能说,不少。”

    “我就知道你不会太清白,我不嫌弃你的话,你会对我有多好?”

    萧诩卿双眼放光看着祁嫣然,他没想到……她居然,会答应自己。

    “你这是?答应我了?”

    萧诩卿怕自己听错,特意重复确认了下,不得不说,遇到真爱时,再有本事的人,心里依旧会忐忑。

    “好话只说一遍……唔……”

    这妖孽男……太会了,直接不给祁嫣然说反悔的机会,强势的吻没有任何一个女生能够抗拒的得了。

    不被吻得七荤八素晕头转向就应该要偷笑了。

    祁嫣然虽说没有七荤八素,晕头转向,但也成了滩水,萧诩卿抱着祁嫣然,而她双臂搭在萧诩卿的肩上,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因为太过无力,而无法坐立。

    在她腰上的手臂在不断的收力,让祁嫣然可以再贴近一点。

    萧诩卿的掌心带了曾薄薄的茧,贴着眼神上游弋,这绝对是挑战理性的必杀技。

    祁嫣然几次想要躲过,那双磨人的手掌,却每次如此不幸,不到逃脱不了,而且每一次闪躲,那往回收力道就加重一分。

    “唔……”

    祁嫣然哼哼唧唧好几次,妖孽男压根儿就不理会,而且好几次祁嫣然都想一口咬在妖孽的唇上,可是祁嫣然那咬更像是啃,因为不够力道,原来好歹能扛能挑的祁嫣然,此时仅存能够支撑呼吸。

    这略显笨拙的啃法,想发难又碍于无法竭尽全力的行为,把萧诩卿给整笑了。

    “想咬死我?”

    终于肯放过祁嫣然了,太难得了……

    “我何止想咬死你,我还想把你剁碎了呢。”

    “谋杀亲夫听过吗?知道什么意思吗?你现在这个想法很危险,很容易就会走上谋杀亲夫这条路,这要是换在以前,可是要浸猪笼的。”

    这才哪到哪?萧诩卿就能如此厚颜无耻的认了亲夫这个头衔?

    “谋杀你个毛线……谁承认你是我亲夫啦?浸猪笼?你自己去体验还差不多,你都摘了多少花了,你心里没点数吗?”

    祁嫣然瞪着妖孽男,竟然还跟她玩儿这套?贼喊捉贼?还要不要脸了?

    “我摘了多少花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只被你这一朵花给摘走了,这是在你之前的人,没有人做到的。”

    “呵呵”祁嫣然干笑了两声“要不,把这个机会让给更有需要的人?”

    她才不要一个长的比自己还要精致的男票呢,这样出去每天还得提心吊胆的,按照她的个性,肯定是想查萧诩卿的手机,却碍于面子,不去查,然后就自己一个人瞎想,时间一长估计也就内伤了……

    “是有人比你更有需要,但是……”萧诩卿故意拉长了尾音,又在祁嫣然的唇上啄了一下“但是没有人会比你更适合,所以这是非你莫属的,知道不?”

    祁嫣然看着萧诩卿,她在想,他是不是对之前的所有木有都说过类似的话?

    是不是每一次前任发脾气的时候,他都会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