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妖族冰封美人 > 第五十一章:红艳艳的丝线

第五十一章:红艳艳的丝线

    光束照射在黑压压的溶洞里,划开一道口子,不计其数的骷髅串联在一起,像迎接的礼队,正不怀好意地对着造访者诡笑。

    张帅帅还没有从惊惶中清醒,哆嗦着喊有鬼,

    胡澈和胡珊珊却只是震惊,“这么多的人头,得杀多少人呀?”

    胡珊珊惊叹一声,又疑惑的问:“胡警官,你说这凤凰陵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陵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骷髅头挂在这里?”

    胡澈也不敢妄加定论,抠着下巴,凝神想了想说:“应该是某种祭祀仪式,又或者是为了彰显墓主人权势。在古时候,奴隶就是一种财产,这东西也是陪藏品的一部分。不过……他们原本应该都是骸体,脖子以下的部位脱落了,也就只剩下一颗头颅了。”

    胡珊珊踮脚眺望一圈,眉头紧蹙:“你看,那边的几个那么小,应该是孩子的。……可真够残忍的哈!”

    “古时候有一种奴隶叫做奴产子,就是奴隶生的孩子……”

    正说着话,胡澈撇一撇脸,忽然嗞地看向张帅帅。“他这是怎么了?骷髅头而已,怎么吓成这样?”

    胡珊珊这才发现,帅帅竟然还没缓回来,抱着胳膊瑟瑟发抖,芥蒂四周,嘴里不停念叨着有鬼。

    “帅帅,你怎么这么胆小呀?有那么可怕吗?”

    胡澈有些不耐烦了,晃了晃张帅帅的肩膀,骂他胆小。

    而就在这个时候,胡珊珊转身的一瞬间,忽然看到头顶上一颗骷髅悠悠地转动了一下。

    这些骷髅都被锁链串在一起,有风的时候会迎风摇曳,像一盏盏挂在屋梁上的大灯笼。

    但这东西怎么可能会旋转呢?

    胡珊珊一度的认为自己是眼花了,忙避开目光朝黑暗的地方眨眨眼睛。

    手电筒的光束再次照射过去,这时胡珊珊看到,那原本随风摇曳的骷髅,此时已经悠然地转过脸来。而这一颗骷髅与其它的很有不同,因为在他的面门上,竟然有着一张艳丽的人脸。

    这张人脸没有鼻子,也看不到眼神,但他嘴角上扬,透着一股阴邪与诡异,十分瘆人。

    胡珊珊心头一怵,差点像张帅帅那样惊叫一声跌进水里。

    但饶是她心里素质再怎么强硬,此情此景都还是惊恐地叫出了声。

    胡澈正在调侃帅帅,却见胡珊珊竟也惊呼着有鬼,正抱着脑袋胡乱跺脚,溅的水花四溢。

    “我靠!女侠你也中邪了吗?”

    胡珊珊窜到胡澈身后,举起哆哆嗦嗦的手指:“在那……真的有个鬼……”

    “鬼?什么鬼?”

    胡澈掌着手电筒看过去,却什么都没看到“哪有什么鬼?是这里的鬼不喜欢我吗?为什么我看不见她?”

    胡珊珊戒备地眯着眼缝看去,但刚才出现鬼脸的地方什么都没有了,灰褐色的骷髅悠悠然地迎风摇曳,不显声色地伪装者。

    “就是那一个,我刚才看见他转头了,是一张很恐怖的人脸,又白又嫩,还笑眯眯的,可吓人了!”

    闻言,发愣的张帅帅终于醒来,一个劲的点头:“对对对,是一个鬼脸,白的吓人的鬼脸。”

    胡澈打着手电筒四下寻找,忽然呵呵笑着,把手电筒的光束往自己的脸上照。

    “是这样的?”

    胡珊珊斜睨胡澈一眼,啐骂道:“你敢正经点吗?真的有鬼,不是开玩笑。”

    而胡澈却摊了摊手:“我不是开玩笑呀!”

    说完,胡澈指向前方,拧了拧手电筒的聚焦:“你们看那边……”

    随着胡澈手电筒的光束看过去,珊珊和帅帅当即愣住了。

    只见前方三米不到的地方,灯笼一样的骷髅齐刷刷的转过脸来,竟都是白如瓷面的艳丽鬼脸。

    三个人动作一致地退后一步,但这东西乍一看瘆人,稍微有点心理建设就没那么恐惧了。

    有些东西之所以会让人恐惧,主要还是对它的未知。注视良久,胡澈却忽然噢了一声道:“我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东西,应该是一种人面蜘蛛。”

    “人面蜘蛛?”胡珊珊诧异,这一张张嫩生生的鬼脸这么逼真,难道都是蜘蛛屁股?

    胡澈大着胆子走上前去,用手电筒仔仔细细端详:“没错了,就是蜘蛛的花背,我都看见毛爪子了……”

    胡澈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正笑着,忽然一颗骷髅嘭地炸开,随着碎片的崩落,一排黑黝黝的长爪子曲着伸展开来。紧接着,胡珊珊和帅帅就看到一只黄盆那么大的花蜘蛛舞动爪子爬上了锁链,身形灵动地上下蹿跳,最后直接落在了胡澈的头上。

    胡澈慌乱地用手乱拍、摇头摆脑,但蜘蛛好像有很黏人,在胡澈的头上一通乱爬。

    胡珊珊和帅帅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愣了半响才想到要去帮忙。

    一番乱砸,终于把蜘蛛拽了下来。但还没让大家喘口气,忽然头顶上哗啦啦一片哗响,三三两两的蜘蛛破茧而出般从骷髅里爬了出来。

    一时间骚乱四起,一只大花蜘蛛在锁链上来回跳动一圈之后,直接朝张帅帅面门扑了过去。

    张帅帅本来就反应迟钝,蜘蛛的速度很快,等他看到蜘蛛,一排毛茸茸的爪子已经抱住了他的面门。

    只见噗通一声,张帅帅再次跌进了水里,这次连喊叫都没来得及。

    胡珊珊见情况不妙,爆喊一声,把帅帅从水里捞起来:“快跑,这里的蜘蛛越来越多了……”

    胡澈挥臂拍开一只花面蜘蛛,响应道:“你先走,四眼仔交给我。”

    但是张帅帅的情况好像很糟糕,花面蜘蛛长在了他的脸上,硬是扒拉不开。

    “不要再撕了,会把帅帅脸皮揭下来的!”

    胡澈喊着拉过帅帅,扬起拳头就是三击重拳,硬是把贴在脸上的人面蜘蛛砸成了肉泥,绿色的血液流了帅帅满脸。

    而张帅帅也晕晕乎乎的仰面倒了过去。

    胡珊珊急忙扶稳他,抄起河水将帅帅脸上的绿色物洗干净。

    但胡澈刚才下手太重了,滚滚鲜血不停的从鼻孔涌出,赛都塞不住。

    胡珊珊手忙脚乱的问:“这可怎么办呀?胡警官,你该不会把我家帅帅鼻梁骨打折了吧?”

    胡澈却顾不上她的矫情,看一眼头顶窸窸窣窣的人脸蜘蛛,揪起张帅帅就往背上抗:

    “先离开这里,要不然咱们仨都得喂蜘蛛。”

    丝毫不敢懈怠,噗嗤噗嗤跑了好一阵才甩开躁动的蜘蛛。但张帅帅却已经不省人事,

    又是拍脸、又是掐人中穴,但怎么也叫不醒张帅帅。

    “胡警官,帅帅休克了,你快给他做人工呼吸。”

    胡澈抗拒地直摇头:“还是你来吧!反正你以后是要嫁给他的。”

    “去你的!”

    胡珊珊朝他翻了个白眼,抄起一把水在张帅帅嘴唇搓了搓,然后捧着他的脸转向胡澈:“快点,我帮你逮着他,你直接吹气就行了。”

    胡澈一脸为难,但看一眼,忽然发现张帅帅口腔里有一根红艳艳的丝线物在蠕动。

    他以为自己看花眼了,拿起手电筒仔细去看,眼睛瞪的滚圆。

    一根红色蚯蚓一样的东西在张帅帅的口腔里曲伸蠕动,手电筒的光亮一照射它就缩了进去,转而又从鼻孔里探出红艳艳的触须,蜷而蜷的,着实恶心。

    胡澈被吓了一跳,惊愕道:“我靠!你家帅帅鼻毛怎么是红色的?好长呀!”

    胡珊珊斜睨一眼:“应该是蜘蛛的寄生虫,快把它揪出来。”

    胡澈只觉得一阵反胃,捻了捻手指准备去逮,但这个红艳艳的蠕动虫子十分敏感,刚要接近,它就蠕动着缩了回去。

    见胡澈逮不到,胡珊珊愁眉不展:“快想办法呀!”

    胡澈无奈摊手:“我能有什么办法?”

    胡珊珊咬唇想了想:“鼻孔和口腔是通的, 你朝他鼻孔吹起,看看能不能把虫子吹出来?”

    “……”

    胡澈哭笑不得:“我可真佩服你的想象力!”

    “诶呀!你快想办法,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究竟要怎么办嘛”

    胡澈抓抓脖子,正不知所从,忽然眼睛一眯,发现张帅帅的嘴里好像不止一两个红艳艳的丝线。

    仔细去看,就发现是一个毛线团一样的红色物体,那些铁线虫一样的丝线就是这个物体的触须。

    “你快按住他喉道……”

    胡澈说着捏起帅帅的下颌,勾起手指,直接把那东西给掏了出来。

    随着张帅帅身体的一阵抽搐,胡澈竟然从他的嘴里硬生生的拉扯出一个毛线团一样的东西,还沾着胃酸,腥臭味叫人作呕。

    胡珊珊只觉得胃里闹腾,硬是强迫自己压制着,才没有当即呕吐。

    “我靠!这是什么鬼东西?”

    胡澈扔掉那玩意嫌弃的直甩手,然后边洗手边扬言:“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宁愿不活了!”

    胡珊珊没工夫理会他,又检查了一下帅帅的口腔,拿出水壶给他灌水。

    随着一阵作呕,张帅帅渐渐清醒了意识。但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脸色苍白。

    “我刚才是怎么了?”

    见他问及,胡澈和珊珊对视一眼:“你是不会想知道的!”

    张帅帅捂着脖子咳嗽不止,珊珊同情地给他顺着后背,而就在这时,忽然水面上飘来一张白灿灿的人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