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紫轩小说吧 >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 第三千零八章 邬屠的阴谋

第三千零八章 邬屠的阴谋

    众人各怀心思,这一点萧炎自然有此城府,对此也是看的清清楚楚,萧炎一生经历无数凶险,勾心斗角之事所遇颇多,孤儿与其他几人在一起,除了话语不多较为低调外,在心机上倒也旗鼓相当。

    此刻眼看坤搏和元剑穿入光幕内消失,只有江安则是身影被密密麻麻的雷芒淹没,看不清楚,不知道具体如何。

    但萧炎却是察觉到了失去肉身的邬屠,竟也是在雷芒的迫近下,不知以什么方式整个灵魂消散开来,以萧炎灵魂之力查探,竟是无法找到其灵魂。

    “这几人,每一个都不可小看,即便是邬屠失去了肉身也是如此,毕竟他们每一个……都是生存在神罚之地的五星斗神。”萧炎伫立在原地,他完全不用担心雷芒会攻击他,因为……雷霆和火焰都属于萧炎的本源力量,这充斥雷霆的地方,对于萧炎来说,是一个极为有利之地。

    时间流逝,约莫一炷香后,一声剧烈的轰鸣回荡,光幕顿时被这些雷芒直接撞击崩溃开来。

    光幕崩溃之时,令如同找到了宣泄口一样,齐齐涌入,渐渐消失远去。

    通道内,此刻雷芒远去后,却见到地面上钻出了一颗绿色的嫩芽,这嫩芽出现的一瞬,立刻就急速生长,转眼就化作了一颗足矣支撑通道大树,而树干之上有着一个面孔,而这面孔,赫然便是江安。

    随着大树的出现,树干从中间裂开? 江安从缝隙中走出来? 他的面色有些苍白,站在那里看了看之后? 神色极为阴沉。

    而就在此时? 树干裂缝中,邬屠的灵魂从其中缓缓的飘荡而出。

    “多谢江兄相助? 等邬某安全回去后,必定奉上大礼? 已谢江兄救命之恩。”邬屠神色露出心有余悸之意? 看了看雷芒远去的方向,低声开口。

    “邬屠兄不必客气,毕竟此事也是江某邀请你来,有能力保护自然义不容辞……不知邬屠兄接下来有何打算?”江安摇了摇头? 沉声开口之时目中大有深意的看向了邬屠。

    “元剑兄和坤搏兄都各自有手段获得造化? 江兄灵魂出体的秘术更有此树融合,感觉生机绵长到几乎可以不死不灭的程度,即便是那肖枫,也难以撼动,怕此时他早就远去寻找造化了。”邬屠面色苍白? 苦笑开口时,目光在四下扫过之后? 落在了江安的身上。

    “邬某只剩下灵魂所在,心灰意冷? 如今只想尽快离开这里,还望江兄成全。”邬屠说法合乎情理? 毕竟换成其他人若是如他这般处境? 也首先会考虑到生命? 而非造化。

    江安双目一闪,仔细的看着邬屠,忽然冷冷一笑。

    邬屠看着江安脸上露出的笑容,心神一震,灵魂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脸上面前挤出一丝干笑,朝着江安抱拳。

    “还请江安兄让我回去,邬某必有厚报!”

    “邬屠!”江安笑容更盛,黑暗里,江安的眼里却是泛着极端冷厉的光芒。

    “你我认识多年,传闻中你曾在使者追杀下不死,此事很多人不信,但……我信!”

    邬屠眸子微微一缩,对于江安突然的话语,他的神色立刻凝重起来,此刻这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不远的通道内,萧炎伫立在黑暗中,可对于他们二人的话语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你最早挑衅肖枫,是相判断我和肖枫之间的关系,也是为了告诉其他人,你我并非深交,这可以制造你和旁人联手机会的可能。”

    “此后你观察之下,最终选择出手,不过你也没有想到能在肖枫兄的手中受如此伤势,在我看来,即便是你吞噬了肖枫兄的血肉,就算轰开了光幕,也会装出虚弱的模样,以此来达到你真正的目的!”

    “也就是……离开这里!”江安缓缓开口,他每一句话的说出,都让邬屠神色难看几分。

    “江兄分析的没有丝毫根据,邬某既然答应来此,自然是为了获得造化,岂能是造化还没有获得就独自离开,若非万不得已,邬某怎能放过这等好事!”邬屠立刻皆是,生怕江安误会。

    “被使者追杀的感觉,如何?”江安没有理会邬屠,而是突然幽幽的开口。

    “亦或者说,在被使者留下烙印后,成为了某些使者在一些行星上的耳目,你感觉如何?”

    邬屠面色一变,但是强撑镇定。

    “江兄所言什么意思,邬某有些不懂。”邬屠双目一闪,此刻脸上将震惊压下,而是装出一副不知所以然的模样。

    “你要离去,是为了将这里的事情禀告你的主子……而禀告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焚烧一具分身之力!不巧的是,江某与这灵树融合后,获得了此树一些天赋,能够直接洞穿真身还是本尊,在邬屠兄这里江某砍出了一具很接近本尊的分身。”

    “无论血肉还有灵魂,几乎没有太大的差别,但分身依旧是分身,你要离开这里在外面用几日时间布置阵法,以分身燃烧之力让使者能够感受到你分身死亡前的记忆……也就是你来此后所发生的一切记忆。”

    “而你这里,也会获得赏赐,我想想……你的主子应该许诺过你,若是发现什么重大之事,他可以考虑让你重获自由的机会?”江安平静开口,说起自由二字的时候,他的心也是一紧,化作了深深刺痛。

    邬屠再掩饰,也没办法完全压制了,情绪波动时,他的眼中散发出剧烈的幽光。

    “……江兄真是聪慧过人,既然看出,邬某也不再隐瞒,不过江兄知晓的如此详细,恐怕……也是使者的耳目之一吧。”邬屠死死的盯着江安,其内心极为震撼,这是他心中最大的隐秘,自问从未和任何人谈及,却没有想到背江安一语道破。

    这让他心神颇为震动,一段埋在他记忆深处的秘密,不由得浮现而出,那是在数百年前,在一个使者追杀下,他经历了数次生死,若非对方没有想要真的杀他,恐怕他早就身亡了。